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为什么澳大利亚要从中国进口屎壳郎,他们本地的屎壳郎不够用吗?

从1967年到现在,每隔一段时间,澳大利亚就会从我国进口一批屎壳郎,去消灭他们牧场里堆积如山的牛粪。

但是进口屎壳郎的原因并不像传言里说的,澳洲没有屎壳郎,只能依靠进口。实际原因是因为澳洲的土著屎壳郎太挑食了,才需要外援屎壳郎的帮忙。

澳大利亚本土有475种屎壳郎,土著屎壳郎的传统口味是袋鼠、考拉的便便。18世纪英国殖民者把黄牛和奶牛带到澳洲,可是土著屎壳郎不喜欢新来的老牛,牛便便里的水分太大了。相比于有袋动物干燥的便便,潮湿的便便黏黏糊糊,清理起来很费劲。水分多的粪球,滚起来更重更费力。

不受欢迎的牛粪在牧场里越堆越多,牛粪里的苍蝇也越来越多,街边咖啡馆被迫收起了户外桌椅,大伙儿只能呆在关紧门窗的屋子里躲避苍蝇。为了解决难题,澳大利亚到处寻找外援,从南非、法国、中国等国家引进43种外地屎壳郎。

北方来的屎壳郎,从小就习惯了牛便便的口味,很快解决了澳洲老牛留下的大麻烦。

屎壳郎的工作方式

世界上,南方和北方的屎壳郎加起来一共有7000种,除了南极洲以外,其他大陆上都有它们的身影。庞大的家族中,除了口味上有南北差异之外,工作方式上也有不同,族群里有懒汉也有勤快人。

屎壳郎有3种清理粪便的办法,第一种是懒汉喜欢的办法,它直接在其他动物的便便上产卵,等着幼虫孵化后,便便就是幼虫的口粮,懒惰的屎壳郎让宝宝去消灭便便。

第二种是大多数屎壳郎采用的办法,它会在便便下面挖个坑,把便便切成小小块,一块块地拖到坑里藏起来,留着给自己和宝宝当口粮。有同学说屎壳郎的胃口非常大,他小时候看见头天老牛在田里拉了便便,第二天就被屎壳郎吃光了。其实牛粪不是被吃完的,而是被屎壳郎埋到地下了。虽然屎壳郎的个头小,但架不住它人多啊。最厉害的是,屎壳郎的力气大,工作效率非常高。一只屎壳郎一晚上在土里埋下的便便,总量能超过自己体重的250倍。

屎壳郎清理便便的第三种办法是滚粪球。它把便便做成粪球,滚到安全的地方,挖个坑埋起来。路上如果有妹子看上了滚粪球的屎壳郎,它会跳上粪球搭个顺风车。找到安全的地方后,两口子一起挖坑,埋下粪球,作为未来宝宝的口粮。

屎壳郎对食物的挑选

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便便,屎壳郎不愁食物来源,它最喜欢哪一种口味呢?

德国达姆施塔特工业大学团队,把12种动物的便便,平均分配到森林和草原里,看看哪种便便最受屎壳郎的欢迎。

12种动物中包括狼,狐狸,大象。吃肉的,吃草的,杂食性的动物都有。吃的食物不同,便便的成分也不同。团队分析了粪便里氨基酸、脂肪酸、碳水化合物的比值,简单地说,就是便便里面 蛋白质,脂肪,还有淀粉,也就是糖份的含量,这三种成分是屎壳郎从便便中回收的营养。

动物便便中,吃肉的动物营养价值最高,它的便便中,蛋白质和脂肪的含量最高,糖分的含量最低。吃草的动物便便营养价值最低,杂食性动物位于中间水平。

屎壳郎也会根据营养价值来挑选食物,吃肉动物的便便吸引到的屎壳郎数量最多。吃草的和杂食性的动物吸引到的数量少一点儿。不过,营养价值只是屎壳郎关注的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口味,每种动物的便便味道不一样,它们受欢迎的程度也有明显差别。比如在杂食性动物里,相比棕熊的便便,野猪的便便吸引到的屎壳郎数量翻了一番。

所有动物中,屎壳郎最喜欢的是吃肉的猞猁便便,猞猁,就是耳尖上有黑色天线的那种大猫。第二名是吃草的羊便便,另外,杂食的野猪,和吃草的奶牛,并列排在第三名。屎壳郎最不喜欢的是吃草动物中麋鹿的便便。

屎壳郎怎么挑选自己喜欢的便便呢?主要靠气味。便便里的臭味,来自于吲哚、粪臭素、硫化氢、胺、乙酸、丁酸。你熟悉的屎臭味,主要是吲哚和粪臭素的贡献,粪臭素还有个名字叫3-甲基吲哚。你不要嫌弃吲哚和3-甲基吲哚,浓度高时,它们是臭的,稀释以后,它们是香水的调料。本质上,吸引到你和屎壳郎的是同一种东西。

除了营养和味道外,屎壳郎还要挑选便便的形状。 羊便便就因为长相端正而受到屎壳郎的欢迎,一颗颗的圆球,不会黏手,也不用分割,直接滚着走就行。

欺骗屎壳郎的假便便

屎壳郎喜欢羊便便的消息,连植物都知道了。南非有一种羊粪草,结出的果子跟邦特博克羚羊的便便一模一样。外形一样,散发出的臭味也一样,就连天天跟便便打交道的屎壳郎都分不清真假。

南非开普敦大学团队,把195颗羊粪草的果子撒在有摄像机监控的区域里。在一天之内,有一半散发着羊屎味的果子被路过的屎壳郎滚走了,滚到安全的地方,挖坑埋下果子。过了几天,团队挖开屎壳郎藏果子的土坑,发现坑里没有屎壳郎,在果子上也没有看到有屎壳郎的卵。

当屎壳郎埋下果子,打算尝尝羊便便的味道时,才发现上当了。大度的屎壳郎并没有泄愤地啃咬果子,它放弃果子直接离开了。埋在地下的屎果子生根发芽开花,结出更多的屎果子,欺骗更多的屎壳郎。

羊粪草的屎果子,不仅能让屎壳郎帮它把果子种到地下,还能骗过吃果子的动物。喜欢吃果子的老鼠闻见羊屎味就绕道走,从来不会去啃咬屎果子,羊粪草很安全。

如果要写一部自然界的厚黑学,连屎壳郎都要欺骗的羊粪草,肯定是书中的重要角色。

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要研究屎壳郎这么重口的昆虫?这个问题请澳大利亚牧场主来回答就行。或者你也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没有屎壳郎,世界会变成什么味道?

来源:法兰西is培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