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单身人口,超过2亿,你在其中吗?

母胎单身并非单身主义者

2018年,我国的单身成年人口达到了2.4亿人,其中独居状态的单身青年高达7700万人。以前讨论过很多有关单身的问题,包括单身的原因,不想结婚的想法,或者是单身的好坏处。

其中《单身的理由可真多》里面,就提到了有一些单身青年往往是“被迫单身”。现在学校里面繁重的学习压力,亦或是社会工作带来的繁忙与负担,都导致了单身群体的扩大。

现在,我们把视角放到单身青年里面的一个重要群体――“牡丹”,其实也就是母胎单身的音译。

母胎单身也叫母胎solo,最早起源于韩国,由韩文“????”翻译过来,意思就是从出身到现在一直单身的人。经过时间的发展,这一词语逐渐从韩国的娱乐圈扩散到追星族,再通过互联网等手段传到世界各地。

现在,在我们国家,许多人也用此来吐槽自己是个“单身狗”。母胎单身的青年们与其他单身群体最大的不同就是完全没谈过一段真正的恋爱,除了一些社会交际,他们的生活更多是几点一线,亦或是宅在屋内,享受安静的生活空间。

目前,社会上对“母胎单身”群体的研究也比较多,包括什么原因导致了母胎单身,这些单身群体对自己的心理与生活、社会发展又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在这一群体里面,有一部分是“主动型”单身,觉得自身的生活节奏不应该被恋爱打破;也有极大的一部分则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动”单身。

“主动型”母胎单身群体中的青年更多受“单身亚文化”的影响。在这一文化背景下的青年们,在面对新的经济形势与更加开放的环境时,更多地按照自身的意愿来选择单身这一种让自己更满意的生活方式。

但是,这种“单身亚文化”的存在,也给了一些“被迫单身”的“牡丹”们单身的借口。对于这些人来说,并不是不想脱单,而是难以脱单,但是为了不被“调侃”,往往用自己是“单身亚文化”主义者来掩盖事实,但私底下却会为“脱单”焦虑。

“被动”母胎单身的他们,也希望有脱单的机会,但是往往会因为自我的生理原因、心理原因而难以实现,长久的单身问题也会给自己的心理带来不良的压力。

除了自身的因素外,如价值观的变迁、周围人及网络传播的恋爱经历甚至是影视剧文化等社会因素都会带来影响。

解决单身问题,不仅对想要“脱单”的“牡丹”们有利,对社会文化环境的形成、感情观念的改变也会起到指导作用。自然,这一群体的“脱单”也有利于改善一些社会问题,间接推动国家的三胎政策,改善老龄化。

所以说,母胎单身的群体,其“单身”已经不再是一个个人问题了,也是一个社会问题。

“难”以脱单的他们

单身了几十年的他们,都面临着“难”以脱单的问题。

对“主动”单身的“牡丹”而言,他们的“难”主要是因为自身秉持单身思想,不愿被亲密关系打破以往的生活节奏。所以,尽管是不脱单,对他们来说也是不影响的。

但对于那些想要摆脱母胎单身的青年们,“脱单”就是一个比较大的痛点。

对青年而言,重视自我主体性并没什么不好,但对那些想要脱单的人来说,过于注重自我主体性,对进入新的亲密关系就构成了一定的阻碍。

渴望脱单的青年们,本就需要与他人建立亲密的人际关系,与外界建立沟通的桥梁。但部分青年习惯于自处的生活方式,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与社会压力的增大,越来越不愿意花费更多的时间在感情试错与发展上,所谓“理性化降低情感支付”,又进一步降低了脱单的可能性。

当然,除了过于注重自我主体性外,造成青年们母胎单身的“罪魁祸首”离不开自我定位的偏离。

部分青年过于自信,对另一方比较挑剔,设定很高的择偶要求,易错失许多脱单机会。更多的青年则是存在“自我贬低”的倾向,即使面对喜欢的人也认为自己不够优秀,而不敢迈出下一步。

在现在的社会上,外貌的确会影响着一部分人的心态,整容行业也随之兴起。在母胎单身的青年群体里,外表文化理论或许能解释其“自我贬低”从而导致单身的部分原因。

这一理论认为,个体接触到的外表文化越多,其面临的外表压力就越大。在母胎单身的青年里,许多人认为自己“个子不高”、“外貌不够好看”、“没有什么优秀的点可以吸引别人”、“经济条件不够好”,缺乏自信的他们因此受困于“妄自菲薄”。

中国近14亿的人口,绝大部分人都是普通的,但“自我贬低”的青年往往意识不到这一点。

当然,这也与我们现在“看脸”的社会有关系。外部环境的影响,对母胎单身的青年的观念影响很大。

首先不得不提到的一个就是家庭或者学校培育下养成的观念。部分家庭在青少年时期会约束子女不能谈恋爱,到成年后就希望能“一次修成正果”,这种观念的输入会让许多青年们不敢“试错”,踌躇不前。

以前的“不能早恋”也使得一些青少年塑造了比较谨慎保守的恋爱观,在成年后也缺乏对恋爱关系的探索与处理技巧,导致许多青年不能正确地面对情感问题并进行解决。

随着青年进入大学,进入社会,即使对情感关系怀抱着一颗“躁动”的心,也容易受周围人恋爱经历的影响而产生逃避的心理。

周围人或者知乎、微博上“渣男渣女”、“海王”、恋爱关系中“冷暴力”、“PUA”的出现,使得原本情感空白的母胎单身青年们更容易产生害怕心理,进而产生自我逃避的现象。

更为特殊的是个别母胎单身的人会存在“性单恋”的问题,即当爱慕的一方对自身也释放喜欢的信号时,自己反而会对对方产生厌恶的心理。这样的青年在现实生活中的确存在,也更难脱单。

单身久了,也想改变

然而,随着时间的发展,无论是出于自身的需求还是受外界的影响,许多母胎单身的青年们也想尝试与外界建立恋爱关系,其中亲朋好友介绍、参加社交活动、在婚恋或交友网站相识是主要的“脱单”渠道。

对于“脱单”的原因,在母胎单身的青年群体中,不乏想要尝试新生活模式的想法。往往单身久了的部分青年们,尤其非“单身亚文化”的拥护者,在自身体验过长期的固有生活模式后,希望通过恋爱与他人建立亲密关系,尝试不确定性。

在这种模式更改的背后,也蕴含了母胎单身的青年们想要寻求自我与社会认同感的想法。

虽然国内的思想愈发开放,但是许多地方或者在一些老年人心里,迟迟找不到对象似乎意味着这个人“有问题”。其中存在“自我贬低”定位偏差的单身青年们,更是在负面的社会评价中遭受更大的压力,自我贬低意识加剧。

当单身青年长期身处在周围人都有亲密关系的环境中时,随着年龄的增长,其尝试与外界构建新的亲密关系的愿望愈发强烈。

尤其是身处大城市又是“空巢青年”的母胎单身青年们,在孤独感的充斥下,“脱单”的想法更为强烈。在对“空巢青年”的调查中,最让其感到压力的三个问题就包括购房(28.4%)、婚恋(24.8%)以及收入不足(12.6%)。

这些“空巢青年”,虽身处自由,但脱离了传统熟人社会带来的共同感与依靠感,也缺失牢固的社交网络。而那些既是母胎单身又是“空巢青年”的人,则面临着构建亲密关系的双重压力。

最后,不得不提到的一点就是家庭或者说是社会观念的影响。正如传统的婚恋观念束缚了母胎单身青年们的“脱单”一般,传统观念同样也督促着包括母胎单身在内的单身青年们努力地摆脱“单身”的身份,进入恋爱再结婚的环节。

受改革开放浪潮的影响,国内逐步放开了婚恋观念的思想。但毕竟传统的文化在我国存在了几千年的历史,“传宗接代”与“家庭价值”的观念仍刻在许多人的身上,一些母胎单身的青年们也不例外。

在传统观念的影响下,年过30还未结婚就会受到长辈的“催婚”,对于单身女性来说,这方面的焦虑会更加明显。在传统观念上来看,母胎单身那么多年还没有对象似乎是违背了“传统”,是对自己以及原生家庭不负责任的行为。

随着母胎单身的青年们年龄渐长,家族里的长辈愈发干涉子女的婚恋状况,不断施加的压力也使得母胎单身的青年们迫切想要逃离单身状态,进入新的亲密关系模式中。

正确看待单身问题

在如今单身青年越来越多的社会环境下,随着观念的开放,单身也不完全是件坏事。至少在这种单身群体壮大的背景下,单身经济蓬勃发展。

单身公寓的设计出租、一人食餐饮的发展、迷你家具的出现甚至宠物经济的发展都有单身群体的功劳。

在推崇单身主义或者是追求“随缘”的母胎单身青年中,持有“单身”的身份对其生活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毕竟单身二三十年,对于“被动型”单身的“牡丹”们,摆脱单身的身份成了不小的焦虑,也需要不少的努力。

首先要做的就是摆正对自我的认知。如上面提到的,过度自信或者自我贬低都不利于进入一段亲密关系,自我定位的纠正,还是依靠个人的努力。

而在家庭与社会环境下养成的观念,也应随着时代的开放有所改变。许多“谈恋爱就要走到底,步入婚姻的殿堂”的想法束缚了“牡丹”们尝试的脚步,在面临外部不确定的环境时更容易产生自我逃避的心理。

但是,理想的亲密关系往往不能实现,一些理性化或功利性的观念更应该考虑现实情况,但在尝试中观念总会有所丰富与改变。

当然,个人观念以及生活方式的转变也要配合社会文化环境的变化。

在幼年到青年时期,原生家庭与学校几乎占据了全部时间,两者对青年观念的培育影响重大。

与国外存在的恋爱关系与性教育较为普遍相比,国内对亲密关系的教育涉及较少,许多成年后的单身青年面对亲密关系时往往“盲人摸象”,甚至“不知所措”。

从某一时期开始,丰富青年对亲密关系的认知与处理技巧,应是家庭与学校的责任。

从国内的社会环境来看,目前,选择单身生活方式的青年越来越多,丁克等开放性的思想也层出不穷。

当个人的选择轨迹与社会期望的“标准化轨迹”出现偏离时,社会环境应给予更多的包容空间,这也是目前国内与西方国家应缩短的差距。在包容性上,西方国家对单身的青年尤其是女性以及丁克类的思想包容程度更大。

从对国内外的研究中可以找到,同样是面临家庭中存在的大龄单身子女时,西方的家庭往往会减少与他们的联系,子女们更多处于“隐形”的地位,这也与西方国家的“核心家庭”架构有关,而国内的家庭则选择干预子女的单身状况,不断施加压力。

在家庭的助力下进入新的亲密关系自然有所好处,但过多的压力反而会给“牡丹”们带来焦虑感,让原本就情感空白的他们突然进到恋爱甚至婚姻家庭的关系,跳跃性过大。

在外部环境下,社会与媒体也应减少负面的舆论,减少对“剩女”、性别以及单身方面的歧视。同时,也要减弱外表文化理论的影响,大可不必“推动”“容貌焦虑”。

还是得对单身等开放思想给予更多的包容性,或者多给予“牡丹”们从感情“真空”过渡到亲密关系再到婚姻关系的时间与空间,共同打造一个更具开放的、包容的公共领域环境。

上下滑动查看参考资料:

龚婉祺,郭沁,蒋莉.中国单身女性的困境:多元交叉的社会压力和歧视[J].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8,48(02):117-128.

康义金.个体化作用下的“母胎单身”形成机制――以城市青年为例[J].中国青年研究,2021(12):33-39.DOI:10.19633/j.cnki.11-2579/d.2021.0172.

逯改.城市化视域下“空巢青年”的归因分析与理性审视[J].当代青年研究,2021(04):84-89.

母胎solo是什么意思什么梗 母胎solo一词怎么来的与词意解释-闽南网

http://www.mnw.cn/keji/internet/1859151.html

那些母胎单身的年轻人:有人急于脱单,有人享受当前_教育频道_中国青年网

http://edu.youth.cn/jyzx/jyxw/201904/t20190412_11924143.htm

单身并非“凭实力” 婚恋可找“团组织”_新闻频道_中国青年网

http://news.youth.cn/wztt/201901/t20190127_11856291.htm

文章用图:图虫创意,网络

本回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