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10人就有1人吸鸦片,总数高达100万!唐继尧鸦片合法的恐怖

1915年12月12日,袁世凯在一片反对声浪下宣布称帝,宣布更改国号为“中华帝国”,唐继尧、蔡锷、李烈钧率先在西南地区打响了护国战争的第一枪,宣布云南独立,通电全国,反对袁世凯称帝,并组成了护国军。一场轰轰烈烈的护国运动爆发。你可能以为这是唐继尧一生中最闪耀的时候,错了,这恰恰是唐继尧堕落的开始。

民国政府成立之前,当时担任云南督军的蔡锷为了响应中央的禁烟运动,大力开展禁烟运动,云南的鸦片田几乎杜绝,这保障了国民的健康,但也使得云南的税收锐减。如今护国运动要打败袁世凯的北洋精锐,以云南贫脊的税收,几乎是不可能的,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打仗的钱该怎么筹措呢?时任云南都督的唐继尧左思右想,最终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建议蔡锷暂时在云南采取“鸦片运销和吸食合法化”。唐继尧的想法得到了南方阵营的一致认同,至此,西南地区鸦片吸食和种植又重新泛滥。随着护国战争一共打了七个月,护国军为了抵抗强敌,不仅在本省大量种植鸦片,还随着攻城掠地一起卖到了四川。根据李子辉回忆,由于当时各省币制不同,鸦片几乎成了通用的交易媒介,“沿途需要当地币制时,即将烟驮打开,或整或零,按需要出卖……尤其是沿途卖烟,臭名太大,广西人指为卖烟队伍,把靖国护法的名誉玷污了。”

一时之间,各地彷佛回到了鸦片战争过后,长达将近四十年的杜绝烟害运动至此功亏一篑,以国民健康来换取国家稳固的一幕又再度上演。袁世凯一生反对烟害,在小站练兵时杀掉偷抽鸦片的军官,但他可能一辈子都没想到,最后让他走向灭亡的,竟也和鸦片密不可分。有了公然卖鸦片的暴利,南方军阀纷纷获得大量经费,资源火速上升。而袁世凯内部分崩离析,外部无法发展,只得宣布取消帝制,并在恐惧和怨恨中死去。护国战争推翻了洪宪帝制,埋葬了袁世凯,唐继尧作为首要功臣,政治生涯来到了最顶峰,他以一人之力独掌云南、四川、贵州三省军政大权,直至八省联军总司令,整个20世纪10年代末,几乎称得上是南方中国的头一等霸主,对外号称“东大陆主人”。唐继尧接触到了权力的真正滋味,这也正是他为人转变的时刻,或许权力就跟鸦片一样让人着迷吧,唐继尧对权力的欲望越来越大,昔日打败恶龙的勇者,自己却慢慢长出鳞片、尾巴和触角,变成下一代的恶龙。

在政治高峰的唐继尧,朝思夜想着如何保持自己处于中国的最顶峰。他认为钱是第一要事,而鸦片又是赚钱的第一要事,不过起初鸦片合法化,是为了打败袁世凯,但是现在袁世凯没了,自己也没有继续利用鸦片赚取军费的理由了。南方政府公开撤掉了鸦片合法化的条例,但在唐继尧心里面,始终无法忘记这种赚钱的好方法,这是他向恶的开端。要说鸦片何其可怕,使用者不仅容易沉迷,当政者亦容易沉迷其中,一旦跨越了人性之恶的界线,就难以再重回往常了。护国战争结束过后的四年,也就是1920年秋,唐继尧政府由于连绵不断的军阀混战,为支付巨额军费,不得不向富滇银行大量借款,由此爆发财政危机,此时唐继尧终于忍不住,再度采用以鸦片来补充经费的方法,不过这一次他不再是为了拯救国体,而是为了保障自己的势力。唐继尧的鸦片政策。说来好笑,由于他本人之前曾承诺禁止种植鸦片,为了让自己言行一致,新出台的《云南禁烟处罚暂行章程》仍是禁止种植鸦片,但是除去了死刑与有期徒刑的刑罚,并将“罚款”降到非常低,几乎与先前合法时的“烟税”无异了,摆明就是要让百姓快点种植鸦片。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云南一般夏天种玉米,冬天种小麦。由于鸦片获利最厚,渐渐排斥了其他作物的种植,成为当地最大的农作物,种植区域遍及整个云南所有的农耕区。当季的鸦片收成好的话,其利润等于种植罂粟的土地价值的四分之一,也就是说,种植两年的罂粟所赚取的利润,就可以将原有的土地扩张为两倍,几乎没有农民能抵挡住这种诱惑。唐继尧不断扩大鸦片种植面积,鸦片几乎占了云南政府总收入的一半。有些事情踏出一步之后,便再也无法挽回。 民国初年的鸦片是有分等级的,四川的产量最大,但是味道最不好;贵州的产量中等,味道也一般;而云南较为稀少,但味道最好,所以云南的烟土是很珍贵的,普遍受到权贵阶级们的欢迎,价位也几乎能和舶来洋货匹敌。但唐继尧就像是吃不饱的狮子一样,他希望将所有鸦片产地都控制起来,实行鸦片专卖。

唐继尧不停地向四川与贵州增兵,妄图将它们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于是贵州很快就被打下来了,但四川的本地军阀没有打算让唐继尧过来,他们效仿唐继尧干起种植鸦片的勾当,使四川成为全国最大的鸦片生产地区,两方互相对峙,以贩卖鸦片维持军费,社会底层成了最大的牺牲者。就这样,在唐继尧的雷厉风行之下,成千上万的国人同胞染上毒瘾,根据宋光焘《鸦片流毒云南概述》所说:

“云南有多少吸烟的人,没有切实地调查统计过,由表面现象约略估计,大约每十人就有一人是吸烟的,云南一千七百万人,吸烟的当在一百万人以上,这是一个何等惊人的数字”